濰坊新聞網 濰坊日報社主辦

您當前位置:濰坊新聞網 >濰坊新聞

一守20年 臨近退休心不舍

來源:濰坊晚報 2020-01-17 09:19:00 責任編輯:沙莎
A+A- 

????邵振亭在小小的扳道房里守護著鐵路運輸安全,也見證了時代變遷

????扳道員曾是鐵路線上最常見的身影,隨著電氣化時代的到來,這個工種的從業人員越來越少了。在膠濟鐵路坊子支線上,依然分布著5座扳道房,火車的走向要靠扳道員人工扳動道岔來改變,60歲的邵振亭就是其中一員。一座幾平方米的扳道房,一部泛黃的專線電話、一本安全操作手冊,陪伴著他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漫漫長夜。1月15日,記者來到這里記錄下了他的故事。

????堅持標準動作,寒風中完成接發車

????1月15日,陽光明媚。百年老站青島西車務段坊子站偏居鬧市一隅,享受著獨有的安靜。在藍天的映襯之下,德式站房明艷的黃色顯得分外耀眼。站房北側,一條條鐵路并排而行,斑駁的青磚、銹跡斑斑的鐵軌、高聳入云的梧桐,都在講述著這座車站的歷史。

????沿著鐵軌東行,并行的鐵軌產生交集,并入不同的軌道。鐵軌兩側的積雪尚未完全融化,一座小小的紅磚小屋孤零零地坐落在鐵軌北側,這里是邵振亭工作的4號扳道房。

????扳道房面積狹小,簡單的一張單人床、一張桌子、兩把椅子,便放不下其他物品了。記者來到扳道房時,邵振亭正端坐桌前,左手握著泛黃的電話,一邊復誦著聽筒里聽到的指令,一邊用筆記錄下即將抵達的列車信息。

????與車站溝通完,邵振亭拿起對講機和一紅一黃兩面小旗走出了扳道房。在扳道房東西兩側,各有一臺半米高的扳道器,上面有一個扳手、一個黃色指示牌和信號燈,邵振亭要轉動扳手扳動道岔口處的鐵軌來改變火車的行進方向。

????幾分鐘后,一列火車向扳道房慢慢靠近,邵振亭挺直了身子,面向火車駛來的方向高高舉起手中的黃色小旗,示意列車可以正常通過,已經花甲之年的他動作依然標準。伴隨著響亮的鳴笛聲和碾軋過鐵軌的聲音,火車安全駛過并停在了扳道房以東不遠處。火車停穩后,邵振亭快步來到扳道房東側的扳道器前,利索地打開了上邊的掛鎖、拔下插銷,右手握住長長的扳手扭動,通過扳動扳手牽動地面上的鐵軌改變了鐵軌的走向,扳道器上的黃色指示牌隨之轉換方向。

????完成扳道后,邵振亭離開鐵軌,通過對講機告知司機可以開車了。很快,火車沿著扳好的軌道駛往新的方向,邵振亭也再次來到扳道器前將鐵軌扳回原位。

????這份工作看上去程序并不復雜,實際上邵振亭肩上扛著千鈞的責任。每組道岔就相當于一個岔路口,火車駛過前需要將它們挨個對齊、捋順,稍有不慎就可能引發錯進股道、擠壞道岔等,甚至會導致列車脫軌,因此絕不允許有絲毫差錯。

????獨守扳道房20載,安全手冊伴左右

????每次作業,邵振亭都要在室外待20分鐘左右,穿上再厚的棉衣也很快就凍透了,對于這樣的環境,他早已習慣。

????環境的艱苦可以忍受,在這里最難捱的是孤獨。值一個班就是24小時,隔一天值一次,遇到同事家中有事,他有時要連上兩天,時間對于他們只有值班和不值班之說,并沒有節假日和工作日的區別。

????為了保證行車的安全,扳道員上班不允許帶手機,也不能聽收音機、讀報等,更不允許外人出入,除了每天外出扳道,陪伴他的只有火車的鳴笛聲,每一天在這里顯得格外漫長。剛來到這個崗位時,邵振亭著實有些不適應,“還抓過螞蟻來養。”他笑著說。火車到達時間不固定,在等待指令的期間,鐵路扳道員崗位安全操作手冊,成了陪伴他度過漫漫長夜的唯一“消遣”。打掃打掃扳道房周圍的衛生、清理一下雜草、給道岔上上油,時間就這么慢慢滑過去了。

????值班期間崗位不能離人,邵振亭的午飯和晚飯都得在扳道房里自己解決,要么從家里帶點現成的,要么自己簡單做一點,值班條件有限,他對吃從來不講究。

????近幾年,扳道房的環境有了改善,窗戶變成了雙層玻璃,屋里也裝上了空調,只是陪伴邵振亭多年的安全操作手冊一直放在辦公桌上。

????見證坊子站變遷 離別前格外不舍

????60歲的邵振亭走起路來有些蹣跚,扳動道岔標示器也略顯吃力。“半生都奉獻給了這個站,轉眼就老了。”邵振亭談起往事,臉上帶著笑意,心里卻有些酸楚。

????1978年,18歲的邵振亭來到坊子站成了一名調車員。那時,坊子站是整個昌濰地區最熱鬧的車站,客貨運十分繁忙,站上日到發列車200多趟,客貨運數量差不多,而且車站是區段站,承擔著列車編組任務。不過,因為車站是單線,每次只能有一趟車進站,所以客貨車進站都要“排隊”,為了保證客運列車的正常運行,貨運列車作業只能趁客車到發間隙抓緊進行。

????“那時我們作業可以說是‘搶’時間。”邵振亭告訴記者,那時貨運量大、作業時間緊張,安全防護要求也沒有現在這么嚴格,經常在列車運行過程中扒車作業,從火車上跳上跳下是常有的事,“就像電影《鐵道游擊隊》中那樣。”他笑著說,每個班12小時基本沒有時間停下來歇口氣,而且不論天氣如何都要工作,調車員是個實實在在的體力活。

????隨著1984年膠濟鐵路改線,坊子站成為盡頭車站,客運業務從車站剝離,自此之后,調車作業才算稍微輕松了一些。在當時汽車運輸不發達的年代,大批的煤炭、陶土、糧食、煙草從這里運往全國,來自全國各地的鋼材、木材、酒精等也運到了濰坊。至2000年前后,車站的貨運量才逐漸下降,扳道員的工作也從忙到閑。如今,坊子站每天到達的貨運列車仍有十幾趟。

????高強度的戶外調車工作,吃飯時間不規律,邵振亭四十歲出頭就患上了胃疼、腿疼等毛病。2001年,他從調車崗位調到了扳道房,成為了一名扳道員。

????時間轉瞬而過,再有十多天,邵振亭就要退休了。即將離開這間獨守了20年的狹小扳道房,他忽然有些不舍得,曾經他是多么想要離開這個孤獨的崗位。“心里莫名其妙的煩躁不安。”邵振亭說。

????22年調車員、20年扳道員生涯,邵振亭在崗時,解決過多次突發狀況,從未發生過安全事故,這是他向人生交出的一份滿意答卷。本報記者 周曉晴



相關新聞
  • 濰坊新聞網微信

    濰坊新聞網微信

  • 濰坊新聞網微博

    濰坊新聞網微博

  • 今日頭條

    今日頭條

ag真人输的我家破人亡 辉煌棋牌官方正版app 20选5选号公式 股票网站推荐 动漫炒股网站 最新手机挂机项目 新开盘的股票 吉林长春麻将 一肖一尾中特 线上配资开户 网上赚钱软件 股票公司名称及代码 江苏e球彩基本走势图 股票投资理财公司排名 网上最靠谱的赚钱方法 股吧 东方财富网手机版 0投资的手机兼职